去年到波蘭參加第二十屆重力會議,  在華沙這個充滿歷史的城市中,  除了放眼望去盡是教堂歷史建築之外,  我印象得別深刻的是關於波蘭人,  一般而言, 波蘭人的英文並不好, 老一輩的波蘭人幾乎無法用英文溝通, 必須比手畫腳, 但老人家還是很耐心的指點我們方向,  在華沙的教堂裡, 有著我從不曾有在其他教堂的感受,  在教堂內幾乎沒有任何聲音, 聽的到人踏在地上走路的腳步聲,  我想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被聽見,  而觀光客們進入教堂也自動閉上了嘴巴, 但仍聽得見按手機的聲音,  當然也因為這樣我不想因為我的拍照聲音, 打擾了在教堂內懺悔, 做禮拜的民眾. 在華沙的街頭, 你甚至很難找到蕭邦, 教宗路望保祿二世的英文導引, 只有少數地方有英文但沒有介紹, 也可以說波蘭是個很本土化的國家
教宗紀念碑

Holy cross church, Warsaw
一天,  我正要趕著去華沙大學聽演講時, 我遇到了一群抗議的民眾,  觀光客們跟我一樣停下了腳步, 因為他們實在太奇怪了,  所有的人, 沒有表情, 沒有情緒, 沒有任何肢體動作, 沒有嘉年華式的抗議旗幟或標貼,  所有人就是靜默的抗議, 但看的出來他們的訴求很嚴肅,  我們沒有人知道他們在抗議什麼, 周遭的跟我一樣, 根本不懂波蘭文,  旗幟內也不隱含任何英文訴諸國際.
華沙大學正門

好幾年前, 我在劍橋時, 騎著腳踏車在市區閒晃, 那時有一場抗議動物實驗的街頭抗議,  街頭上的人頗為激動,  除了把一堆相關的文章遞給我之外, 還請我參與他們的聯署,  正義感使然, 我當時也簽了,  而後來這場抗議, 也讓歐洲實驗動物立法通過.

不久以前, 我在公益路的街頭上, 我遇到了滿路的抗議核四的民眾, 有的拿著喇叭, 喧囂的做著肢體動作,  各個團體分別拿著屬於他們團體的旗幟,  孩子因為喧囂的聲音感到有點害怕與不安,  是的, 雖這抗議大家都會說是為下一代, 卻讓孩子害怕,  姑且不論議題對錯, 台灣的抗議往往像是一場不痛不癢的嘉年華秀,  激情過後,  所有一切仍是一樣,   號稱要佔據街頭 , 但仍得不到政客的回應,  不過是讓各式各樣的民間機關團體出出風頭罷了!  或者是政治個人秀罷了! 閒閒沒事到街頭散個步, 嘲笑一下討厭的政客,  而這次的學運我也一如往常,  我覺得台灣學生丟丟鞋讓腳比較涼快外,  我不感到他們對這個問題是認真的,   但是自從流血衝突的開始, 我才發現, 這群孩子們是認真的, 是堅持的,
 Kids, you raise me up.
他們抗議的並不是像幾年前由中生代主導叫總統下台,  而是關心一個攸關台灣生死的致命政策,  也許你不認同學生們的抗議模式,  溫和達不到目的, 暴力會讓問題失焦,  和平但不服從,  抗議就該達到目的,  如果學生們全部學甘地絕食靜坐抗議,   如果此時此刻學生們, 學者們還不走…..
不好意思,  教育部長,  這不叫曠課好嗎?  這叫罷課 Ok?
被小確幸充滿的無感社會, 除了鼎王的假粉, 大統的假油, 胖死人的胖達人, 你因此而感到生氣, 發動拒買,但對於政府在沒有好好把關之下強行偷渡服貿, 一個可能未來由大陸人宰殺你生死控制你言論自由的政策, 你為何無感, 為何不感到氣憤? 如果你不做你永遠不可能知道結果,   要不要來場華麗的冒險, 自己決定.

“You may never know what results come of your action, but if you do nothing there will be no result.”

– Mahatma Gandhi

「你可能永遠不知道你的行為能帶來什麼結果,但沒有行動就不會有結果。」– 甘地

關於 Warsaw uprising 的展覽牆

歷史影像顯示華沙城當時已成廢墟, 現今美麗的華沙城是靠歷史照片與記憶所重建, 反之, 台灣目前正在拆除記憶~~


靜默抗議的人群, 觀光客們跟我一樣好奇的在路旁拍照:

建議參考書籍:

Dk Eyewitness Travel Poland (博客來)

個人對英文版 DK 旅遊書有特別的偏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