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6月10日 15:05 , 在中研院踩到一坨大便之後於 FB 所寫的舊文章,  當時寫的意氣風發, 但我發現不是玩人,  玩科學誰會贏的問題,  而是拜託根本沒人在玩科學,  少認真了 ,  多合作做幾篇能吃 impact factor 的文章才是真,  多掛名才是真 )

再度出來透氣一下, 還好我不具被溺死的潛質, 思考玩人與玩科學哪個人會贏,

這個複雜的問題其實只要回到科學哲學的層面其實是再單純不過的了, 這些東西我絕不是在國

外學的, 而是在我大學的時候, 我有一個很屌的老師: 陳滌清, 我記得那時他最愛用的口頭禪就

是: “XXXX你們如果不懂, 你該死” , “你們念書做研究要像一張白紙, 不然你們該死”, 我們這些

學生總愛去煩他, 還記得游豬那時還說: 吳育慧我告訴妳, 陳條關於李約瑟難題的說法是錯的,

因為我認為中國科學是XXXX 如何如何, 游豬老是說陳條剛剛的說法有問題, 因為他認為

XXXX, 還有那時那隻笨鳥大二轉進我們班, 就老是喜歡跟我說, 妳知道 David Hume說思考能

力並沒有一個理性的基礎, 叔本華說: 一個人可以在不違背理性下自殺嗎? 我說: 屁, 才不是, 你

知道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嗎? 先驗的觀念等等, 時代久遠不太有辦法追朔, 我只記得我很討厭

存在主義, 虛無主義, 經驗論,懷疑論, 我喜歡理性主義笛卡爾, 我喜歡先驗的觀念, 還有思考物

自身等等, 還有海森堡對量子力學的哲學詮釋, 後來我研究所時超喜歡老子的宇宙觀與對自然

觀, 道的觀念, 笨鳥老愛看Hume, 叔本華, 這種專門不以理性為前提的東西, 還跟哲研所老師做

過馬赫科學哲學實證主義的專題, 這算是那隻笨鳥比較正常的, 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康德, 還有

他老是喜歡探討人性的恐怖東東, 如杜斯托也夫斯基, 赫賽赫曼, 游豬喜歡討論許多物理的概念

之形成, 比如說物質的觀念, 如何定義溫度, 所謂的 mass 能量是什麼等等. 哈! 管他是什麼, 哲

學思想是很 open的管他理性不理性, 管他這種觀念的形成哪一種才是對的, 雖然常常為此爭到

面紅耳赤, 既然老師很屌, 學生也要有能力屌才行啊! 乖乖聽老師的話的學生會受到老師多大的

尊重呢? 記得超屌的陳條有一次在課堂上遇到一位超屌的哲研所 (系?) 學長, 哲研所學長實在

太厲害對陳條的說法逐一進行批判與反駁, 後來快下課了陳條是自己走下講台, 到學長面前繼

續迄而不捨的討論, 這一幕真的爆炸屌!! 科學是人在做的當然與人是分不開的, 但是玩人與玩

科學絕對是分得開的, 如果把玩科學與玩人混在一起的話, 那做出來的東西就極具大便的潛力

與特質.

小孩 

補充一下當時這位學長並沒有意識到老師來了該從座位上站起來的問題 繼續坐著 而陳條繼續站著跟他討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