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三分之一的機會, 因為三分之一的人約略是類似的個性與脾氣, 愛講真話,  願意搓破國王的新衣, 另三分之一的人跟我族類的人完全不同的調性與脾氣, 只願迎合國王, 稱讚歌頌美麗的新衣,  再另三分之一的人, 不得罪主流, 不得罪國王,  雖知道我們說出真相, 但為了自我生存, 只能選擇切割,  只有三分之一的機會, 是不可能贏得工作機會的, 早點認清這個事實是件好事,  而為了讓自己有更大的機會, 不要再讓別人掌握自我生死的機會 , 冒險創業吧!  這三分之一的事實是屬於小孩的, 大人們覺得小孩亂鬧, 就當作是孫悟空大鬧天宮吧!
(順便推薦 :台灣麥克

參見博客來網站 , 第二本書苑有, 裡面有我最喜歡的三國小故事, 畫風還不錯.  ) 可惡的大人, 再不理睬我,  看我拿出光劍來對付你吧!!

我不是個教育學者, 卻因為孩子而關注教育問題,  會寫稿子只不過我家酷鳥剛從磊川離職, 對於學校的欺騙這裡就不說了, 回想起來當時整個感覺都是很不好的, 創辦人真的對心理有一套, 我們不過是被餅乾房子欺騙的愚蠢小孩, 當初我沒花幾天時間就把稿子寫好了, 我只想來個測驗, 所以我沒有投書媒體, 我想看看我三分之一的論點是否正確,  看來我的預感沒有錯誤, referee 就是此三分之一的縮版, 而這就是台灣社會的寫照, 年輕人的困境, 教育崩壞讓人脈與 EQ 變得比能力與 IQ 還重要,  而主流媒體還會不斷幫體制外教育打廣告, 當初孩子的教育我選擇相信我的感覺而不是直覺, 但我的直覺一向很準,  而我的愚蠢告訴我去相信感覺,  但隨便想也知道學習怎可能都是快樂的,   而我也理解到自我困境的原因卻恰恰好是來自孩子的教育問題所產生,  卻是有錢人有社會地位有政治經濟背景的家長所能把持的東西,  而我們的政府在做什麼? 十二年國教? 諸多措施不過是為富人家庭開一條方便之道罷了,  而我們的下一代卻因此而無法翻身,  我們的上一代只要是高知識份子, 是不可能有找工作的困境的, 而縱使不是高知識份子, 肯努力照樣可賺到錢,  他人總是對我們高學歷卻難以找工作投以異樣眼光,  學歷這麼高 , 做書局會不會很委屈,  學歷那麼高有甚麼用,  以前老媽總是愛提起親戚念台大物理卻去賣茶葉, 來告誡我別念物理,  應像大人一樣選擇金飯碗的醫護藥,   好吧! 我今天還跑到老妹的文心拉亞擺攤辦小書展了,  我賣書 OK! 我認定自己是個知識傳播者, 不論我在學界或者我做書店 , 與其在演講台上打嘴砲, 賣弄他人不懂的高深知識, 我寧可當個賣書, 推銷好書的攤販,  雖賣書賺的錢真的是太微薄了, 但我不是為了那幾分賤錢而低下我的身段,  說到錢去賣書還不如賣雞排紅豆餅,  我不過是個小小的知識傳播者罷了! 我想在充滿雞排味的地方散播閱讀的種子, 應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吧!  而我們這種死個性是不可能扭曲自己來迎合另外三分之一的機會的, 教授與攤販又有何兩樣, 只不過教授是大攤販因為他跟國家要錢罷了!


雖對岸諸多條件真的很優, 但不優的是那裏不是我的家, 那裏空氣污染很嚴重, 言論不自由, 做任何事都要小心, 那裏朋友很多,  也很有才, 人才很多, 專心做研究的人也很多, 台灣很紛亂, 不做研究, 都在抗議, 在乎科學真理的人不多, 我不喜歡抗議但我支持抗議, 問我為什麼, 我只能說我不能讓下一代剩不到三分之一的機會, 我不想一輩子待國外, 我也不想到對岸發展, 我也不想乖乖當台灣學界的勞工, 好不容易我從一個灑脫的遊牧民族, 到擁有自己的家, 我們能幹什麼? 我沒有那麼偉大培養下一代, 或編織一件快樂學習的國王新衣, 但我有個計劃我也希望將來越來越多 “有才” 的人能參與我的秘密基地, 計畫即將開始, 五月以後我家酷鳥即將在書苑開設 “基礎自然科學實驗 (報名中)” (種子班), 與 “進階自然科學實驗” (小樹班), 我也在此號召有志之士一起來參與我的計畫, 只要你認為你能給演講, 開課, 或做任何有趣的活動 (只要不是跳火圈就好), 辦讀書會, 讓書本與死沉的知識能活絡起來都是可合作的範圍, 由於我家酷鳥即將回國, 本人非常樂意跑腿. 可將合作計畫 e-mail 給我 yuhueiwu@gmail.com 嗯! 我接下來要跟文化部好好要錢了 !!! Money matters.

 來點卡農, 讓紛亂的世界和諧一點….. Spacetime bookshop band 呵呵! 未來式, 請期待…… 

By chil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