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來鹿港,我特別喜歡傍晚的陽光灑落在龍山寺古老的梁柱上的感覺,每次都是金黃色的,與其他地方不同, 很平靜的感覺, 宗教的力量雖然神秘, 卻漠漠的運行著,關注著人類社會的一舉一動, 龍山寺裡面除了香火的味道也飄散著一股古老的檜木味道, 斑駁的梁柱上總是讓人特別想要去了解那一段過往的歷史, 總是對老東西有著特別的喜好, 但是老東西往往不見得可以留存下來, 往往不是政府拆地徵收那麼簡單, 快速演進的社會帶來龐大的利益下, 誰能對文化與歷史還保有那一點點堅持, 對於文化與歷史並不是每個人都站在同樣的位置, 記得以前外公講過二戰時台灣被美軍轟炸, 而龍山寺與天后宮卻能完整保留的故事, 崩壞的世代唯有宗教可以帶給人們一點救贖, 我想這是老一輩對於祖先, 對於神祇特別尊重的原因, 從日治時代到國民政府, 從上上一代到上一代, 在我們這代的眼裡卻有著很大的落差, 那是物質匱乏的年代, 但我們卻發現, 這個世代的人們非常重視教育, 非常重視對於社會的回饋而不是只有眼前的利益與現實,  這天到了書集喜室, 看到了他們居然有台中鄉圖, 翻了翻盡是在介紹外公家的歷史, 還有我阿太與地方仕紳們合力辦小學的故事, 這些以前大人們也有說過, 阿太覺得那地方沒有小學, 鄉下孩子不能像都市孩子一樣有競爭力, 所以想盡辦法去辦學校能提供給鄉下孩子一個完好的教育資源, 因為阿太自己就是對外公他們的教育很用心的長輩, 雖然外公與舅公們與我去世的爸爸他們對我而言一直都是屬於非常嚴肅的長輩,但他們用心與認真的看待這個世界也常常讓我們感到非常的慚愧.


「瘋狂少見於個人,但對於團體、黨派、人民和時代來說,則是司空見慣。」──尼采

這裡是個瘋狂的年代而過去卻是個戰亂的年代, 除了二二八之外, 記得前一陣子外公才在講起溝背戰爭的事! 哈! 可能因為我老爸已經不在了, 家裡的大人也沒有很用心在聽他說什麼, 好像是有一群年輕人跟現在太陽花學運類似, 有一個日本人然後好像死了很多人, 然後我就忘了, 唉!該怎麼說呢? 我想我應該用心一點做一些紀錄, 這是一件很尷尬的事, 一直以來外人都比我還更了解我們家族的歷史, 而外公的日記老早就已經用日文寫好, 也請人翻譯成中文, 但卻一直沒有出版.

而我自己一直想自己來寫我外公, 外婆與那個年代的故事,他們經歷過二戰與物質匱乏的時代, 雖我外公與外婆家族都是屬於極富名望的地方望族 (閩南+客家), 但他們所經歷過的事件是外人無法想像的, 他們並不是像現在這樣在一個以既得利益者為主去主導社會動向的時代, 外公有時總是提到林獻堂家族與當時所處日治時代的種種問題, 也談到當時國民政府接收台灣時所發生的種種糗事與日治時代的龐大落差, 想順便藉此省思一下這個世代的種種問題, 哈! 上上一代的舊知識分子總是對社會有著很龐大的責任與想法, 對岸友人總是不解為何台灣那麼親日, 我想沒有在這樣的時代背景底下生活過的人是很難理解的.
我是個很混的負責人,店想開就開,想關就關,出門透透氣找靈感,  跟喜室黃大哥與其另一半聊了好久,發現他也是台中鄉圖編輯, 本身唸歷史,另一半唸人類學, 因不捨老房被毀壞, 所以弄了家書店, 其實,自從 09 年帶了對岸好友去鹿港後, 自己後來也蠻常去那邊,拜網路之賜讓我發現鹿港這樣一家美麗的獨立書店, 我喜歡走在鹿港的小巷道裡的感覺, 古蹟總是讓人充滿各式各樣的想像與想法,不過外公家的三合院早在去年就被拆光了, 反正政府不拆, 他們本來就要拆的, 還好家裡還剩點文物當成記憶, 看來,還是讓記憶邊成文字與圖片吧! 
   
他們家/書店我真是好喜歡啊! 我覺得有回到以前外公三合院那種簡單又富涵文化內容的感覺,在這裡可以看書喝茶聽黑膠唱盤, 小時候外公總是在小客廳放交響樂, 把我外婆嚇得臉色蒼白。

下次來鹿港別忘了到龍山寺對面的巷子去晃晃喔!


龍山寺的南樂研究所  當時有不少老人家在練南管 但我不好意思照
 
我們這天遇到了舞團的表演
喜室二樓往下照, 那個大門讓我想起以前三合院的那個大門, 但八卦不能說, 會被追殺
二樓可以喝茶的地方
我喜歡這樣的廚房 古早又現代
哈! 這個古早的門我也好喜歡
書法家寫的書集喜室
叔公 嬸婆們 沒照好 我們家族史很複雜 另一半總是搞不清楚誰是誰
外公
書集喜室正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