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每隔一陣子就會陷入混亂與瘋狂 , 

「瘋狂少見於個人,但對於團體、黨派、人民和時代來說,則是司空見慣。」──尼采
 

每每在這樣的時代與潮流裡,  人們總是彼此誘導著瘋狂, 目的是權力, 是名聲, 是商業利益,  是政治利益,  所以你總能看到一些奇怪的新聞標語 : “不買會後悔”,  “讓XX也有溫度”,  “教授過著集點人生”,   “土地正在慢性自殺” …….,  喜好權力與名聲是人之常情,  沒有名聲與權力如何去推動你所想做的事,  話雖如此, 但我不喜歡那種讓眾人為之瘋狂的行銷手法, 曾經, 廣告設計師告訴我許多號稱老店的店其實根本是新店, 只要廣告曝光率夠久大家就會以為那是家老店了, 而那些網購名店要你等一個月才能吃到, 也是種行銷手法, 這樣的形態下久而久之我們就不再好好的去閱讀,  聆聽一篇文章的內容, 往往容易斷章取義, 只看到聳動的標題而不仔細地閱讀,  而往往我也搞不懂一些人的論調, 他們總是能引領一些問題與話題,  但我看不到他們的邏輯與論述,  對於問題的解決方法完全不在意,  只在乎是否能引領群眾注意話題,  最後話題仍是個話題 ,  反正大眾要的是話題而不是解決方式,  這樣的形態底下 , There’s no way out!  新聞與媒體如果只是個傳達的器具, 不須經過思考, 那麼傳達完這個器具也可以丟了,  尤其網路廉價的傳播知識的年代裡,  新聞與媒體只會變得越來越廉價,  就如同網站設計與網路廣告仍是無法比的上實體的廣告一樣,   網路的吹噓成份太大時,  就無法再引起人們的注意, 而人與人之間也變得複雜了,  總是很懷念以前大學時代單純的人與人關係, 雖然同學們也會吵架, 發生糾紛, 往往都不是為了那份現實的利害關係, 有時只不過是理念不合, 想法不一致,  還記的大學時酷鳥他們總是在弦樂社, 不然就在大禮堂外練琴聊天, 八卦, 管樂社的學弟們也都練得很晚 , 大家一起暢談音樂與生活, 當然因為這不是職業所以就是單純的為了彼此喜好的音樂而努力,  而酷鳥總是說, 他最喪失對音樂的感覺是那時在示範樂隊時,  雖然那時他的技巧最好, 也練得很勤快, 但目的也因為不同而變得不再單純了,  酷鳥最喜歡的指揮家是福特萬格勒 Furtwangler, 大師之所以為大師就在於他沒有在那樣瘋狂的年代裡喪失了他自己, 喪失對音樂對理想的熱情, 那樣戰亂的年代希特勒不斷的威脅與逼迫, 他選擇留在德國而不是逃離德國, 甚至背負著托斯卡尼尼對他親納粹的批評,  把音樂與安慰留給人們, 多少為希特勒打戰全身傷痕累累的年輕軍官, 因為聽了福特萬格勒的貝九而被感動, 酷鳥總是說福特萬格勒根本就是演給希特勒聽的, 看看他在這樣的音樂面前會不會被感動,  且柏林愛樂樂團在戰時沒有一個團員被徵去服兵役, 而柏林愛樂在戰時的音樂會,也成了飽受戰禍之苦的柏林居民的最大安慰。不過我特別喜歡 Furtwangler 的 Tannhauser , 世界塌了也堅定向前走的 Tannhauser

Furtwangler on 4.19.1942

https://youtube.googleapis.com/v/Yqff1F0Ijn0&source=uds

WILHELM FURTWÄNGLER , “OUVERTURE TANNHÄUSER”

最近特別喜歡聽千風之歌, 魔法公主, 新天堂樂園 ,  酷鳥說之後要與朋友們一起合 Cinema paradiso string quartet. 這首千風之歌原為美國詩作,詩名為「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死者安慰著活者,說我並沒有死,而是化為千萬的風吹著。 而我個人比較喜好的版本是新井滿作詞作曲的千風之歌。
                             

                                                <>   王志宏

魔法公主 Princess Mononoke   
 
參考 :

http://www.buddha.twmail.cc/1-3/A%20Thousand%20Winds.htm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請參見 Wiki 別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一些版權爭議也請參見 wiki)

原文: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in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e softly falling snow.
I am the gentle showers of rain,
I am the fields of ripening grain.
I am in the morning hush,
I am in the graceful rush
Of beautiful birds in circling flight,
I am the starshine of the night.
I am in the flowers that bloom,
I am in a quiet room.
I am in the birds that sing,
I am in each lovely thing.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die.
翻譯:

不要在我的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我未沉眠
我身在千風吹送著
我身在柔和的落雪
我身在雨中細柔的淋浴著
我身在成熟穀物的田野
我身在早晨的寧靜
我身在優美的急流
美麗的鳥兒在上盤旋
我化為夜晚的星光
我身在盛開的花朵
我身在寧靜的房裡
我身在鳥兒的歌聲中
我身在每樣可愛的事物中
別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我還未離世
 

當世界再度陷入瘋狂與混亂的時候, 惟有音樂可以帶給人們一點希望 !  不喜好隨之起舞, 人云亦云的社會風潮與調調, 那麼遁入 Tannhauser, 千萬吹著的風, 換你一個清新可呼吸的空氣。  

                                    宮崎駿神隱少女    Spirited away: Always with 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