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銀河系

以上這三個主題是我最近最主要的活動規劃, 雖實在規畫得很慢, 也一直在喬定講師人選, DM 也實在製作得很慢, 但是我也越來越確定書苑的風格與走向是什麼, 雖然跟我當初的設想有些不太一樣, 但是有些東西不是那樣的專業背景是真的做不來也做不好的, 且我極不喜歡討好別人, 而我也覺得要就是該做自己能力範圍所及的事, 以自身的專業背景來維持書苑的營運, 先說說我對於書苑付費講座一事的看法, 首先, 以文化部給定的講師費用去訂定收費標準與預計參與人數, 這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 收費的標準不能太高或太低, 且講座須包含一些基本茶水餅乾,  不過我不做免費的書苑講座, 一來活動免費我們就應當思考, 會來什麼樣的人能激出甚麼樣的火花與思考, 這樣的活動是否人人皆適合?  人很多, 但很混亂, 很吵雜, 只是近來吹吹冷氣, 這並不是我想營造出的感覺,  二來若是免費是否代表能夠盡量以賣書去自籌經費, 如果是這樣請作者來打書會來的比一場專業講座重要, 而且這樣的活動變得需要會推銷而失去了推廣知識科普的意義,   三來免費與付費講師的用心程度如何, 免費縱使聽眾流失, 但仍是可以報銷文化部經費, 那麼這樣的補助就顯得沒有意義了,  目前這三個主題裡我目前只試驗了一個, 另兩個正在規劃中,  而剛結束了今晚晚間的科普講座, 王博士除了口條比上次來的清楚之外, 聽眾也有不少問題, 有問有答, 蠻精彩的,   feedback 通常是我做學術演講最想要的東西, 然而捫心自問我大概只有在國外演講我才得到我想要的 feedback, 原因在於國外學者通常都會用心聽我講述基本概念, 動機與方法, 台灣學者往往不懂裝懂, 不然就只是充滿恭維, 不然就是外行資深學者在你前面裝的趾高氣揚,  然恭維對我而言並不是真正的 feedback,  我喜歡大眾演講, 因為大眾演講的提問往往是很本質而不矯揉做作的, 不懂就是不懂, 任何問題都應該被尊重不論你的社會地位是什麼,  所以每每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 最受重視的就是請了哪位知名學者來給公眾演講, 拋掉公式與學術制式化的種種包裝, 你是否仍能向公眾或小孩交代清楚你做了什麼研究, 能給予大眾什麼樣的知識宴饗?  對我而言, 思想是一件比你念書還要更更為重要的一件事, 成天念書不代表你的腦袋在思想, 所以我不喜歡一些國立大學的學生每每討論問題時, 只會拿出名詞來炫耀, 細入這些名詞他們懂得多少意涵? 知識與學習就是該從一張白紙開始, 我的大學老師陳滌清總是愛這麼說, 沒有概念, 沒有起源, 沒有思想的源頭, 知識又如何能被發展?   推廣閱讀卻不推廣思考? 思考才會讓閱讀有所動力, 單單閱讀是無法推動思考的, 思考是意志的, 而閱讀不過是讓表象貼近意志罷了! 

第二講題目 <> 



 

王志宏博士主講

蘋果的落下和銀河系的形成有關嗎?
我們對時間空間的認知和二十世紀以前有什麼不同?
雙生子謬論是什麼?可以製造時間機器回到過去嗎?
目前科學家對宇宙的起源是怎麼解釋的?
晚上我們一起來探索從牛頓到愛因斯坦的現代宇宙觀。




我想起了在劍橋時, 我的師公 Sir Roger Penrose 在劍橋的一個舊學院裡, 給了一場宗教與科學的演講, 這公眾演講是要收費的, 記得好像是兩英鎊, 然而整場人數爆滿, 我差點擠不進去, 我其實還蠻欣賞 Roger 的演講, 因為他總是可以把一些小東西講得很有趣, 大家應該都知道他演講時總是喜歡畫很多圖, 我還記得某次聽他演講, 他的投影片上畫了一隻美人魚, 我當下覺得很驚豔,  我自己也很喜歡畫畫, 雖然我的字從小到大都很醜, 不過我喜歡畫我覺得美的東西, 而大家應該都知道 Escher, Penrose stair 等等關係,  晚上王博士的最後結尾引述了愛因斯坦說的一句話, ” All religions, arts, sciences are branches of the same tree.” 所有的宗教, 藝術, 科學都是來自於樹的同一分枝. 嗯! 這就是所謂物以類聚, 也是所以我周遭要好的朋友們都不外乎這是一類型的原因吧! 

今晚的演講也讓我之後有種想參與的慾望, 心裡有點癢, 以前我給過一場資優班的科學講座, 那是我第一次用中文做科學演講, 講得有點不順, 不過資優生的程度都還算不錯, 有些問題還答得出來, 那場我講黑洞與時空幾何, 我盡量以最簡單的圖像與最基本的提問去切入黑洞的研究,  好讓學生得以了解這些看似複雜的科學研究本質上其實是簡單的, 拋掉惱人的政治, 食安,  最近不斷被旁人提醒的情殺,  我真的是不看新聞的, 連網路的新聞我也不愛看了, 所以跟我說社會上發生的大小事, 我真的是不太清楚的, 我寧可遁入我的黑洞中,  研究我覺得值得我花時間精力去思索的問題, 面對書店營運的現實都比瞭寫台灣社會大小事來的好得太多了, 我的破爛小書店, 常被人提醒, 嗯!  地點不好, 不對, 要整得漂亮點, 門面要好看一點, 嗯! 雖我知道其實我老妹的早午餐店樓上比我的小破書店漂亮 N 倍, 不過我並不是很想營造出那種專業漂亮的咖啡店的感覺, 因為我的重點是書, 思想, 並不是只是咖啡點心而已 , 雖然我也打算請人幫我賣專業一點的咖啡, 但太漂亮的店面走進來的卻是另一種思維層次, 不過以前我真的很喜歡在咖啡店工作寫 paper, 各種好玩有意思的咖啡店都是我想待在那裏工作的動力,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認識致澔與尚諺他們, 因為我特別喜歡去范特喜的甜點森林工作,  那裏我的靈感頗好之外, 嗜咖啡如命的我如果咖啡像掛宋大師畫的湛盧那樣貴, 那鐵定真的要了我的命 .

接下來週末的午後沙龍, 我自己頗有興趣哲學, 科學哲學, 等等的探討, 討論意識, 存在, 表象, 物自身, 時間, 空間, 物理概念, 宗教與科學等等,  當然我們不需要特別鑽研在某個主義, 而是藉由這樣的時間空間提出自己的想法與意見, 對於個體存在, 世界的存在, 宇宙的觀點, 等等, 去進行討論, 當然如果能深入某哲學家論派主義的思考與閱讀也是非常不錯的,  除此之外, 喜室的黃大哥夫妻為文史工作者, 我們也很有興趣聽聽他們如何建構喜室與對於老文化的保存,  或是文史鄉土相關的議題, 其他的講者仍在喬定, 我們近期會公告與列出報名事項.

再另外,  我們會有一天晚上的音樂欣賞, 由致澔負責主講.     

而於十一月左右宋曉明博士的藝術講座也敬請期待. 

活動有意報名者請 簡訊告知或 e-mail: yuhueiwu@gmail.com  
我們須累積一定人數以上才開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