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詞句來描述目前的台灣文創, 但它給我的印象是, 它是喧囂的, 它是被幸福所包裝的 , 它是一場又接著一場的街頭市集, 讓我姑且稱它為”低廉與包裝在幸福下的喧囂文化”,  不久前, 在溪頭附近一個以日式與搞怪風格的市集, 看不到任何南投本地文化, 只聚集了一群又一群的年輕人忙著拍照, 如同清境牧場你只看到歐式建築, 精美的包裝加膚淺的創意就是所謂文創嗎? 周邊商品與聚集的人群卻是可怕的龐大, 當然台灣這島上只看到台灣微觀的存在, 嚴然不在乎國際市場的宏觀效應, 認真說來應該是台灣在複製日, 美 ,歐 的風景在台灣山水上, 這樣是省了出國費用嗎? 政府大力鼓勵文創的同時, 這股風氣正瀰漫全台, 我並不是不認同政府的補助, 而是台灣的文創市場少見專業, 少見批判, 大量製造小確幸的幸福感,  而當群眾的批判能力漸漸被剝奪之後, 人們漸漸的只懂欣賞有包裝但沒實質內涵的東西, 隨便一個馬克杯找來一個插畫家, 大量的量產, 麵包隨便的加點葉子,  聚集眾多的人群流於包裝在幸福下的喧囂, 創意當然也變得很廉價, 專業當然也變得不重要.

其實並不是國外的月亮比較圓, 而是台灣在快速的商業利益之下選擇了一條捷徑, 當然與其花時間在研究與建立品牌, 還不如搞代工可以馬上賺到錢,  咱們的科技部長曾直接點名我們一票做宇宙論的, 既花國家龐大經費且無實質用途, 台灣適合做代工不適合做前沿的科學研究, 代工有立即的經濟效應而研究或品牌卻無法立即見效, 是這樣的嗎? 滿天的 GPS 不需廣義相對論修正嗎? 歐美各國花了多少經費投注在基礎科學的研究上, 造就多少經濟的產值? 錯亂的世代優秀人才不是出走就是被迫當廉價勞工, 台灣為自己設下的邊界條件, 也的確保障了有人脈的人才, 造就沒能力也沒關係只要有人脈就好的亂象. 這樣的文化戰爭底下, 人們怎麼可能花時間去關注與思考前沿科學, 更不可能花時間去留意真正的藝術與音樂, 一位 Artist 並不是只會把東西畫到像而已, 而是他本身能傳遞給大眾多少想法, 突破與個人風格的建立, 一位 musician, 不單單只是會演奏而已, 而是他本身有多少文化素養, 能帶給大眾多少感動, 若說普普是反諷藝術複製, 那麼從 Toshi Lin 學長那裏, 我也學到當代音樂也有許多這樣的複製風格正在異軍突起.

The Impossible Duet: Handel-Halvorsen Passacaglia for Cello and Violin

其實糕餅業就是糕餅業, 糕餅業裡有糕餅文化可以深入與探究, 文創公司把諸多內容薄弱的糕餅裹以文化, 宣稱這是做文化, 這種文化戰爭全台遍地開花,但我們幾乎鮮見台灣文化在這股文創熱潮中流轉,   然我還是以台中在地糕餅業為榮, 台中糕餅業者縱使包裝的精美,具設計感, 也還是會告訴你, 他們是糕餅業而不是文創團體。讓商品回歸它本身該有的商業價值與專業度, 喧囂的幸福文化正逐步崩解這個社會的價值與專業.

//www.facebook.com/plugins/follow?href=https%3A%2F%2Fwww.facebook.com%2Fwuyuhuei&layout=standard&show_faces=true&colorscheme=light&width=450&height=8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