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因為音樂老師的關係,開始真正接觸古典音樂,並且認識了古典音樂的歷史發展。古典音樂也正式走入我的生命裡。很喜歡古典音樂中所蘊含各種不同的情感,而且這些情感是如此的豐富。古典作曲家在滿足曲式和調性的規則下,將自己內在的情感透過音符的旋律線表達出來。那時聽了許多不同時期的作曲家所譜寫的作品,但是並沒有特別注意到貝多芬的作品。直到大二時,在高中死黨的推薦下買了一片德國指揮家『威廉・福特萬格勒』所指揮的貝多芬第三號英雄交響曲,便瘋狂的愛上了貝多芬的交響曲。我開始收集貝多芬其他的交響曲。直到我聽到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我第一次有一種靈魂被震撼的感覺。那是一種我永遠也忘不了的感覺。我真的想不到怎麼有人可以創作出這麼美的旋律,而每個樂章的旋律所傳達出來的情感雖然都不一樣,但卻有著共同的特質:純真。而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也成為我最喜愛的曲子。這首曲子的每個樂章都有許多可以分享的東西。這次,我想先來分享一下第三樂章所帶給我的感受。
第三樂章是如歌的慢板,一開始由英國管和單簧管吹出短暫的序奏,便由小提琴拉出非常緩慢卻優美無比的主旋律。而在小提琴拉奏的過程中,單簧管、英國管、長笛不時的在後面伴奏。將這條柔美的旋律線襯托得更加豐富。而在小提琴所拉奏的主旋律的每一段樂句中間,會由木管樂器來吹奏。這樣的結構,產生了一種非常特殊的韻律,同時也形成一種小提琴與木管之間對話的感覺。我一直覺得這種韻律是屬於人類情感深處一種非常本質和純粹的韻律。所以每次在聽這個樂章,我的情感總是會很自然的和這個韻律產生一種共振。這種共振的感覺實在很難用言語描述。每當我在聽這個樂章時,很自然的會感覺到有一種溫和又穩定的力量緩緩流進自己的內在。想一想,也許是自己內在流失的一些情感漸漸的甦醒過來。每當在受到外在許多事物的紛擾而漸漸失去自身內在情感的一種單純性時,這個樂章帶給我的力量總是特別明顯。而弦樂的主旋律在一陣漸強的樂句後,以一種很流暢卻很柔和的方式將主旋律交給了雙簧管和長笛。這樣的轉換完美的維持著樂句中的韻律。木管樂器開始了主旋律,而弦樂回到了伴奏的部分。在進行了幾個樂句後,小提琴和木管樂器開始了一小段的對話,而其他弦樂則在後面以撥奏的方式進行伴奏。對話結束之後,小提琴也進入撥奏的伴奏,讓木管樂器持續吹奏主旋律。而我覺得這邊使用撥奏的伴奏真是太美妙了。這裡的撥奏強化了旋律中的韻律,提升了內在的力量。也預告著另一個新的主旋律的到來。在一陣極強的撥奏後,小提琴開啓了一個全新的旋律。這段新的旋律仍舊是無比的優美。而不同的是,它將之前的主旋律的韻律加快了一點。
      
我一直覺得轉換主旋律這個部分的樂段真的是太令人驚嘆了。在第一個主旋律中,貝多芬以速度較緩慢的韻律將一種情感的力量溫柔的傳遞給人們,當我們內在的情感隨著第一段的旋律漸漸甦醒過來後,貝多芬以一陣極強的撥奏將我們剛甦醒的情感提升到另一個層次。這些撥奏彷佛把內在的情感都撥了出來,並進入了一個全新也更有精神的主旋律。在小提琴演奏這段新的主旋律不久後,可以聽到銅管也加入了伴奏。在小提琴持續拉奏一陣後,將旋律交給了木管。不久後,忽然聽到小號以十分明亮卻讓人感覺突兀的三個音中斷了樂句,也中斷了韻律。這個號角的出現很清楚地傳達出一個訊息,就是即將有新的主題(就是最後一個樂章的歡樂頌)要出現。在小號的中斷後,優美的主旋律又再度出現,然而不久後,在一個樂句的結束時,號角又再度響起,彷彿在提醒我們不要再留戀這個主旋律,因為即將有一個全新的世界即將出現,那就是第四樂章中的主旋律:『歡樂頌』。
說了這麼多,雖然很清楚透過語言的方式,無法完整的表達出這個樂章所帶給我精神上的力量和感受。不過至少抒發了我對這首曲子的熱愛。我要特別介紹指揮家福特萬格勒的版本。福特萬格勒是20世紀初期就享譽國際的德國柏林愛樂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家。他經歷了德國的納粹時代。我之所以很喜歡他的版本是因為他是我唯一聽過能將樂句中的韻律部分處理的非常的細膩和流暢,完全沒有任何突兀的地方。而交響樂團在他的指揮下,不同樂器的分部好像融合成一個和諧的整體,創造出一種絕美無比的和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