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育慧博士 (時空研究書苑負責人)
          
愛因斯坦曾說過一段話: 「這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冷眼旁觀、選擇保持緘默的人。」  
別忘了,愛因斯坦為什麼會說”這個世界是被冷眼旁觀、保持緘默的人所毀滅,而非被作惡多端的人所毀”,就是因為他自己本身是德國猶太人也被納粹迫害過,因為大眾的無感導致納粹逐漸取得了權力核心,納粹原本只是小政黨,最初靠指控共產黨與外國人而壯大,後來擴及猶太人與不支持軍國主義的人為罪犯,使得極右翼得以在德國掌權,並利用國家機器與行政資源對猶太人進行大迫害。 也導致愛因斯坦從德國逃到美國,並因此而成為美國公民,貢獻了美國許許多多的學術 credits。而拜二戰納粹之賜,美國也因此獲得了龐大的科學資源,用以發展於科技、國防、太空,也因此成為世界第一強國。


’06 年暑假的時候我到柏林自由大學參加MG11會議,與一些與會學者朋友們一起到柏林市中心晃晃,沿途中經過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Denkmal für die ermordeten Juden Europas),亦稱為浩劫紀念碑, 其實那裏面並沒有埋葬任何屍骨,而是類似一種裝置藝術的紀念碑,雖裡面沒有任何受害者屍骨,但看到柏林街頭這樣慎重的把紀念碑設於此地,仍是用特別莊重的心去面對。那一年歐洲熱浪來襲,熱死了不少人,我的相機照片也嚴重的失真,參加MG11,在沒冷氣沒電風扇的狀況下,大家只能忍耐。我還記的在爆炸悶熱的階梯講堂裡聽紐西蘭數學家 Roy Kerr 講如何發現 Kerr solution 的歷史。那年的MG award 也頒給了 Kerr, 如今回想起來仍是非常熱血,重力領域的 MG 系列會議是為了紀念愛因斯坦的數學家好友 Marcell Grossmann,而沒有 Grossmann 的大力幫忙愛因斯坦當初也沒辦法進專利局,沒有 Grossmann  的幫忙愛因斯坦也沒有辦法建立強大的重力理論? 那一年知名女數學家 Yvonne Choquet-Bruhat 也有與會,她是前一屆MG獎的得主,是我們領域數一數二的厲害大頭。 
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Denkmal fur die ermordeten Juden Europas),實際日期應該是2006 七月左右。因為熱浪讓相機模糊失真了。                                                                                                                Photo by YHW
 回歸我這篇文章的正題,我想以自身的例子談談何謂學術倫理? 何謂學術自由? 身為學者若對此提問無感,對於陷害他人於不義之事而不發聲,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就說是合法講學,對於發生於他人身上的就需要調查,自己出來講講開個記者會就可以不必調查沒事,卻要求他人要自己出來澄清,那麼犯法的人是不是以後都只要跑去跟教育部澄清就沒事了,法院不處理,卻讓教育部成立不合法單位獵巫、公審學者,那麼這個國家社會置法律於何處?   寧為教育部鷹犬,不願為公理正義發聲,這樣的學者還配當學者嗎? 這樣的教育部,這樣的品德,把堂堂教育部當成法單位進行嗜血獵巫,這樣硬要入人於罪的教育部又如何能職掌教育事務與研究單位?
話說幾年前我去師大參加一項會議 (記得沒錯的話好像是方勵之來台講學),我的右手邊一堆學生說說笑笑,突然坐在我旁邊的一位土博士忽然問我,「妳斜對面那位都不講話,會不會是阿六仔?」 當下我感到有點不悅,我告訴她那是一位台大物理的學生,之前我去台大開會都有遇過,怎麼可能是「阿六仔」?
我一直很想找個時間來寫寫我在中研院的踩大便事件,上述這位土博士由於做了一點計算,把她的計算草稿 e-mail 給王志宏,後來由於眼紅我們與美國學者合作的論文即將投稿,直指我們抄襲她的計算,直指我們違反學術倫理,當然讓我覺得更可鄙的是藏身背後的中研院學閥,依她的論調我們不掛學閥的名字是違反學術倫理,這件事讓我覺得非常可笑,我們是做物理數學的,這位土博士真的確定她的計算正確且可用於我們的文章發表嗎?而學閥與這位土博士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過我們與美國學者的討論與研究工作,完全沒參與工作的人居然可以指責我們違反學術倫理。
數理是有跡可尋的,這些滿口學術倫理實際上卻只想靠政治謀得自我利益的人,靠自己學生幫自己充論文點數的人,現在卻變得更變本加厲了。對外打擊不了中國大陸文攻武嚇,但對內只問顏色,不求專業,不求真理,野蠻無下限。要真的公開辯論計算過程文章如何寫成這些人真的敢嗎? 連論文造假都已經是國際期刊認證的等級了,但對此嚴重毀壞台灣學術聲譽之事教育部有嚴重看待嗎?  近期何以忙著卡管,對於國際上已認定違反學術倫理之事卻默不吭聲,這樣的教育部算教育部嗎?    我必須說明數理領域會的就是會,不會的就不會,經濟也是一樣,在國外經濟系裡所使用的數學幾乎可以跟數學系的等級媲美了,我自己在南安數學院 (School of math, 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 的許多學生目標都是要考精算師, 台灣許多學者也在數理領域搞掛名,但有沒有一點數理能力只要叫他們上台做點計算,做點原理講解就馬上現出原形。一個碩士生自己有建模型的能力嗎? 你能證明這模型是來自他自己的原創而不是他的指導老師嗎? 如果你不能證明的話,那這麼算是誣告罪嗎? 
蔣中正時期尚且能容下政治不正確的胡適之,尚且能尊重有專業能力的學者,而號稱民主自由的執政黨卻對台灣學界上下其手,學者與對岸學界本來就有交流演講訪問的自由,當你們質問「兼職、兼任」的疑義時,那麼「兼職、兼任」的「定義」是什麼? 是有給薪水?還是給演講費、生活費? 若是兼任,彼此有沒有簽合約? 薪水有沒有固定入帳? 基本上我在世界各國訪問都是有拿演講費、生活費、機票補助的,但這些能稱為薪水嗎? 這樣算違法兼職嗎? 我們不能因為那是大陸地區就違反學術自由的原則。 Visiting Part time 是不一樣的東西這是 common sense。 對岸客座與兼職沒有文字上嚴格區分,我們就必須隨之起舞嗎?更況為何政府官員這麼做不是違法屬合法講學,而尚待聘任的校長卻是違法。 而可鄙的是這些明明待在台灣學界也懂這些規則的學者,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故意混淆視聽,玩弄文字,斷章取義,知法玩法,故意避重就輕給大眾錯誤認知,拿著十幾年前的事件來說嘴,故意陷他人於不義。只要顏色對了阿貓阿狗都可以當校長。學術是專業領域,何以台灣學界可以長期聘任不專業人才,無心培養後人,只願培養自己的學術老鼠會。

說說我反對孩子留在台灣唸大學的理由與台灣高等教育所面臨的慘烈事實:

1. 浪費時間,教授留戀於政治嘴炮,鮮少醉心於研究與教學,無法保留學生熱忱與競爭力。(以前我大學時期物理系教授與數學系教授是絕對不討論政治的,台大少數例外不能代表全物理系教授都是這樣,但這樣的環境使的有熱情的教授也難施展其理想與抱負。)

2. 由於少子化,高等教育已趨向於服務業,大學儼然是大型的安親中心,思考閉鎖與前瞻性產業脫節。猶有甚者如台大還準備弄國際學程,這樣的學費其實大可直接出國唸書,還可接觸國外的文化。(台灣對外國人有競爭的是中文,但台灣實屬自我放棄狀態,目前學中文者多半選擇對岸。對岸近年大量施行全球孔子學院,台灣卻一撇也沒。台灣獨有之教育產業崩壞。)

3. [不重視基礎科學研究與傳承] 雖說台灣科技業的蓬勃發展要歸功於李國鼎、孫運璿,有計畫網羅美國矽谷高科技業人才回國,因此造就高科技業蓬勃發展。但台灣長期不重視基礎科學研究,沒有前沿的科學研究基礎為學理背景,產業能應用者有限。藍光LED、電晶體、巨磁阻效應等等都是諾貝物理獎等級的研究,進一步使其應用於產業發展,而看看台灣教育現場,只願做沾點邊的工作,無法傳承 (話說這一點不能怪大學教授,因為實在無人可傳承)。不斷刪減自然課綱,上了大學大概還要額外惡補,連基礎理論都學不好,更何況要知道怎麼應用? 只能淪為代工一族。

3. 老師留戀於點數、升等,學閥沈迷於派系鬥爭,學生不可能追求自己的理想與目標,實際上學生只是幫老師累積點數、打雜。努力成為其學派的老鼠會會員。有昭一日他們也能夠成為紅鑽與藍寶。

4. 學生、老師、學校、家長互告、上新聞搏版面時有所聞。這種新型態的學習方法台灣獨有。「尊重」這兩個字在這裡當然顯得十分可笑,就更馮提這裡是否有人性了。邏輯思辨這一套全都用在政治是否正確的嘴炮上了,怎麼可能有多餘精力研究物理。

5. 雖然有許多老師還是很努力教書與研究,並致力於啟發學生,但比不上高等教育整體崩壞速度。沒有能啟發你的好老師,為何要在台灣念大學?

 6.  對自我有抱負的台灣學子應選擇大學時出國,畢竟國際競爭力不能等。高等教育的崩壞速度趕不及未來的宏觀尺度變化,產業界要的是能立即上手專業的人才,基礎研究要的是有熱情有毅力能突破問題的專業人才。
 
政客所打擊的是台灣的學術自由,全世界都尊重的學術自由。 這樣的學術環境下,對岸接收我們一流的學生,而來我們台灣念書的並不是對岸一流人才,同理,會來台灣交流的國際人才也必不是一流人才,而是國外二三流人才,願意幫學閥不斷搞掛名衝點數的二三流人才,但出走學界的許多卻是屬於台灣一流的人才。 我們號稱自由民主的台灣學界居然在倒退,由政府箝制學者訪問與交流的機會,由政府箝制校長聘任案,任由媒體與不願具名的學者學生不斷爆料,造謠,造假,知法玩法扭曲事實,羅織莫須有罪名。政府掌握了立院多數席次,任意修改法條,酬庸了絕大多數毫無專業能力的同類,利用行政、司法優勢有效的鏟除了異己,打擊抹黑具國際聲望之學者,塑造專制政權,民主自由大退步,孰可忍孰不可忍。
自己的教育自己救,自己的研究自己救,這不是口號,而是行動。

    

柏林愛樂前  Photo:YH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